灵武药圣莫妤沈鲜小说by闻人不语全文阅读

  • meiyutsh.cn   来源:渺渺网   2020-06-30 04:19:35  
灵武药圣第十一章 诡秘之毒

一股淡淡的清香飘来,把沈鲜失去的意识拉回来,震惊之后有点后怕,难怪行一都不敢进来,实在是太恐怖了。

方才他快要失去意识的时候,身体虽然僵硬了,脑子却是清醒的,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强行往他脑子里钻,要把他催眠似的。

“白泽,谢谢你,多亏了你在。”沈鲜吓得冒冷汗,如果不是白泽,他今天恐怕就栽了。

“你是吾主,不欠因果!”白泽冷冷的声音打断沈鲜的各种想法。

沈鲜也知时间浪费不得,赶紧取出淡绿色拇指大小的丹药塞入男人的口中,还用元力化丹使其融进男人的胃里。

此外,他捏碎了两枚丹药将其敷到男人的伤口处,接着,又把空间里弥漫的毒素全部用元力淡化掉。

男人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转好起来,不愧是上古丹方,效果就是不一样。

沈鲜使用的丹药,正他在拍卖会现场炼制的那炉丹药。

外人只当他炸丹失败了,实际上,丹药不仅被他炼制成功了,而且还是黄阶九品的品质。

此丹名为清毒丹,看名字就简单好懂,且炼制的材料不是很难寻,关键就是炼制的手法和药材配置。

他当时听了叔父中秘毒后,也没想过自己炼丹的,在拍卖会得知有药草拍卖时,突发奇想才记起来自己有一个上古单方。

此丹方记录在一张兽皮上面,在禁地没少被他当帕子洗脸,上面的药材早记得滚瓜烂熟,一听上面几样药材都有,便大胆试验了一回。

沈鲜在地下室守了整夜,又给沈族长喂了两回药,累得趴桌上睡着了,连床上躺着的男人醒过来他都不知道。

沈族长睁开眼睛那一瞬间,一股无形的气势从他身上传来,身上的异常让他惊奇,一偏头,就见一半大小子睡得嘴巴张开的模样。

“小鲜?”沈族长轻喃一声。

意识到自己的身体能动了,沈族长慢慢的扶墙坐起来,然后静静地看着少年睡着的样子感叹起来。

等沈鲜醒过来,都差不多下午了,迷迷瞪瞪的感觉有人看着自己,见男人锋利却带着温柔的双眼,少年眼眶都红了。

“叔父!”他大喊一声,慢慢的走过去,似乎在确认自己是不是在做梦。

“怎么了?爱哭鬼长大了还是没改掉这个习惯。”沈族长抬手招他过去,仔细看着记忆里长大不少的孩子。

让人坐下后,揉揉少年的头发,道:“这些年吃了很多苦吧?”

沈鲜摇摇头,着急问道:“叔父呢?您的身体是怎么回事,他们干嘛不给您治疗,您……”

沈族长抬手阻止少年继续说下去,把这些年发生的事情大致告诉他一遍,包括五大家族,也包括他中秘毒的事情。

因族长的伤非常严重,且秘毒无解可治,身上还散发一种迷一样的毒素,不管什么人靠近,都会出现窒息的情况。

这种行为隔离了外界,既保护了沈族长,同时也在伤害着对方的身体,如果长时间放任不管,他将必死无疑。

这也是大长老把族长安排到地下室,也不许小辈探望的主要原因。

“秘毒,诡秘之毒,沾上一点就死。”

沈族长轻叹口气,才接着道:“你婶婶为了救我,强行毁了自己的功力调换了药性,却还是没能完全解开。”

沈鲜忍着怒火,情绪激动的吼道:“诡秘之毒是什么?谁想害您?”

“恐怕是天阳宗的人。”沈族长安慰侄子让他先冷静,猜测道:“解药可能在诡秘之毒主人那里。”

沈族长提起天阳宗后,表情有些古怪,在沈鲜的追问下,只能将他那位好大哥抖了出来。

这是十几年来,沈族长第一次在沈鲜面前提及他的父亲,如果不是因为天阳宗说漏嘴,恐怕他会避开不谈的。

沈鲜想多问两句,结果被沈族长一句“去天阳宗找答案”给搪塞回来。

两人也清楚,靠清毒丹不可能解秘毒,只能暂时压制毒素的扩散。

得知叔父暂时不会有事,沈鲜放心下来,之前就打算参加域比,现在看来,这么多事凑一起了,他在域比不大放异彩进入天阳宗,都对不起自己了。

答应叔父会去天阳宗,把身上剩下的几枚清毒丹给对方,提了一句要准备丹药就离开了地下室。

门口守着的十长老自然不可能一直在等着,实际上,他在沈鲜进去之后就出来了,想着过一夜去把那小子捞出来,结果……

“你小子怎么做到的?”被蹲在自家墙院的少年吓得瞌睡都醒了。

沈鲜凉凉的扫一眼青年,吐掉嘴里的杂草,警告道:“行一,如果不是清楚你的为人,我会怀疑你想谋杀本少的。”

十长老打着哈哈,打开院门让少年进去,一边恭维道:“我这不是想看看你隐藏的本事嘛!”

“看我出糗,你很得意是吧?”沈鲜斜眼看着对方。

如果不是有白泽在,他指不定都中毒身亡了,这货居然敢试探他,简直活得不耐烦了。

“小的不敢。”十长老假惺惺的认个错。

“行了,照顾好我叔父,这是谢礼。”丢了一包东西过去,吩咐道:“另外,把单上的东西给我购买回来,越多越好。”

“月魂石!”看清楚包裹里的东西,十长老眼睛都亮了。

抬手猛的拍一巴掌到沈鲜后背,吼道:“好小子,枉我平时没白疼你。”

沈鲜摆摆手,还不忘指出来,道:“你修炼不是出了岔子嘛!应该用得上。”说完离开了十长老的院子。

小混蛋!十长老看着少主的背影笑骂一声,活动了一下手腕,高兴的捏着单子办事去。

沈鲜回到自己的院子,回到屋内大门一关,将拍卖会买回来还剩下的东西取出来。

元石花了不少,东西却没两样,药草当天就用了,送了块玄铁,卖了块冥紫晶,刚才又给了块月魂石。

目前身上就剩下一块拇指大小的三星石,一块巴掌大小的血缨石髓。

“这石髓还是给薇儿好了。”沈鲜重新收起血缨石髓,仔细打量着叫三星石的矿石。